赛博朋克底色下的哥特恐怖:《血魔追魂》探寻人性阴暗面


说起科幻界的里程碑,《银翼杀手》无疑占据了一席之地,1982年的电影不仅深刻影响了赛博朋克的审美风格,更在文学性与思想性上实现了一次飞跃。它里头仿生人领袖的独白至今回响于无数赛博朋克迷的耳际:“我曾见过人类无法想象的美,我曾见太空战舰在猎户星座旁熊熊燃烧……而所有这些瞬间都将消逝于时光中,一如眼泪,在大雨里化为乌有……”

在《银翼杀手》的声名远播之后,无数作品如《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纷纷追随其步伐,但是除了这些正统经典之外,类型各异的B级片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出来。其中使人侧目的一部作品《血魔追魂》(Split Second),由仿生人领袖的扮演者鲁格·豪尔主演,就极具讨论价值。

影片设定在一个受到温室效应影响而海平面上升的2008年伦敦,淹没后的城市恢宏景象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溢出污泥的街道和夺目的霓虹灯,赛博朋克的气息扑面而来。剧中斯通,曾是名警探,现在却心灵残破无所依靠,漂泊于城市的底层。

正当他迷失于生活,一个声音将他引导至一地下酒吧,却正巧遭遇一桩血案,金发女郎惨死,心脏不见,留下血迹斑斑的讯息——“我回来了”。斯通的记忆伊始复苏:他曾追捕过一位连环变态杀手,其中一次搜捕让他的同伴惨死,更令人痛心的是,他与死者妻子有不可告人的私情。面对再次出现的杀手,他被迫重新拾起剑拔弩张的生活。

这位专掏人心的杀手行踪诡秘,杀人无迹可循,每次作案都会大快朵颐地啃食受害者的心脏。斯通不得不携手一个书呆子式的小伙伴迪克,开始了对付怪兽的旅程。此刻,他们获悉怪兽在受害者身上留下的痕迹包含了老鼠和所有被害人的DNA信息,迪克的一个灵感更是将案情推向了高潮——中国历法中的第25年78周期指向鼠年,似乎这个怪物是在水灾和鼠疫的双重灾难中孕育出的畸形生物。

夹杂着哥特式恐怖和科幻风的《血魔追魂》,在影片末段达到了高潮,斯通在史诗般的水下决战中终于取下了怪兽的心脏,为这场斗争画上了句号。《血魔追魂》乍看是一部流行的怪兽片,但它的魅力远不止于此。电影借助堪比《银翼杀手》的视觉效果和哥特式的氛围,以及鲁格·豪尔的深入人心的表演,让观众在血腥与阴暗中体会到了人性与命运的讽刺与奥妙。这样一部勾起“童年阴影”的作品,时不时回味起来,别有一番趣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