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校联盟》摘下奥斯卡最佳女配 这才是真正的年度佳作


2024奥斯卡奖盛典终结,《留校联盟》入围五项大奖,最终荣获最佳女配角奖项。在今年激烈的竞争和复杂的大环境中,这个成就无疑是来之不易的。对我个人而言,这部影片无疑是心中的年度最佳影片。

观赏《留校联盟》的几分钟开场,就足以确认这是导演亚历山大·佩恩一贯的手笔。胶片带来的复古效果犹如时光倒流,宛若带着一缕忧郁的怀旧风,然后镜头突然从室内的合唱团剪切到新英格兰小镇那洁白的冬日风景,宁静的对话和歌声撩动人心,恍若全镇的居民都沉浸在那旋律中。

影片中,冬日的沉郁和飘飞的雪花巧妙地反映了角色们的生活状态,他们的孤单与挣扎在无声中呈现。就如《海边的曼彻斯特》中使用了类似手法,但《留校联盟》给观众留下一丝希望,合唱团悠扬的歌声在绝望中透出暖意。佩恩电影的基调由此确立:尽管生活充满遗憾,依旧有些片刻能给予慰藉,让人得以坚持下去。

在佩恩构建的电影世界里,主角总是生活的边缘人,充满失败和挫败感。《杯酒人生》的迈尔斯,一个面临婚姻危机的中年男子,把所有的情感寄托于葡萄酒;而在《留校联盟》中,他塑造了一个老派的中年历史教师汉纳姆。事业僵化,面对同仁和学生的冷漠与挑剔,他只能将情感倾注于所教学科——他坚称自己教的是古代文明,而非简单的历史。这种不合时宜的坚持是汉纳姆性格的重要特征。

影片中的汉纳姆形象极具复杂性,佩恩没有掩饰这个古板角色引起的反感,反而坦白地展现出他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失败者。而剧情的反转全部建立在这个印象之上,汉纳姆渐渐减少的言语,在告别时刻特别显眼,似乎他的沉寂的内心终于激起了涟漪。

激起汉纳姆内心波澜的,是另一主角——年轻的安格斯·塔利。佩恩电影中常有的是这种双人关系,充满喜剧性,而《留校联盟》中这一关系被延续和深化。塔利不断想要逃离学校,汉纳姆则设法阻挠,直至塔利将汉纳姆带出了学校的篱笆。

令人好奇的是,对塔利来说,逃离学校的冲动究竟源自何处?佩恩巧妙地设置了圣诞假期背景,这个情节点发展至高潮。与预期不同,他们并未走向预设的分歧,而是一同踏上了旅程,共同面对了塔利的真实理由。

当塔利的精神病父亲出现时,之前众多疑问都豁然连结:塔利与母亲的矛盾、学业出色却又反抗的性格,他对逃离的执着,所有情感线索在此片刻交汇。

影片的每个转折点,几乎都和汽车紧密相关。从汉纳姆的开车行驶,到他们一起朝波士顿迈进,车轮下的公路、雪地与蓝天贯穿了整个故事。佩恩巧妙地利用这些细节,巧妙诉说了一场双人之间的旅程。

最终,《留校联盟》并没有走向俗套的皆大欢喜结局。汉纳姆失去职位,计划着那本未写的“专著”,而塔利则步入了成长的新篇章。尽管命运坎坷,生活不易,但佩恩告诉我们,人生之中总有那些温暖瞬间,让这些“路上”的失落者依旧怀揣希望,继续前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