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思辙的发财梦:从疯狂婚礼到沉溺商业幻想


电视剧《庆余年2》中,范家二公子范思辙这个角色总是带着一股“商业头脑”的气息,时刻想着如何发财。当他得知哥哥范闲即将与林婉儿成亲时,立即嗅到了商机,提议范闲和林婉儿反复结婚,通过炒作婚宴入席资格来敛财,从而让范家成为庆国首富。这一疯狂且荒唐的想法一出,便立即遭到父亲范建的拍桌反对。

由于庆帝决定范闲成亲的费用由礼部出资并策划,范思辙的商业头脑开始疯狂运作。他认为范家无需任何投入,就可以借此机会大发一笔横财。范闲的身份不凡,既是鉴查院的二把手,又作为诗仙和文坛领袖,成亲后还将接手内库,权位极高。因此,京都的达官显贵定然会争相削尖脑袋参与这门亲事。因此,范思辙提出应控制入席人数,通过这一方式暴富。

妹妹范若若对此提出疑问,人多了礼金更多,为何反而要减少入席人数?范思辙解释道,范闲的婚礼不仅需大办,更要严控入席资格,越少越好,从而推动价格竞拍到天价。未来的郡主嫂子,太子、皇子、满朝文武都得来捧场,这样一来,入席资格就成了一场拍卖会,人们会为了一个席位争夺到头破血流。范思辙甚至提议这场拍卖会由自己主拍,或者由范若若担任拍卖师。

范思辙还进一步设想,将这种婚礼入席资格炒作作为一个产业来做,说这样范家立即就能成为庆国首富。范闲如果多办几次婚事,范家的财富将会快速增加。然而,范闲表示他这辈子只娶林婉儿一人,但这并未难倒范思辙。他提议,先休掉林婉儿再和好,重新成亲,再次举办婚礼,如此反复操作,敛财无止境。

正当范思辙沉浸在他的发财梦中时,范建忍无可忍,觉得这简直是拿婚姻当儿戏。范建认为小儿子只顾着发财,完全不考虑风险和道德礼义,于是怒拍桌子,坚决反对这荒唐行为,范思辙这才停止了他的发财设想。

尽管范思辙的行为毫无遮掩地展示了他对财富的渴望,他的心并不坏。他关心不发达地区的百姓,特别是在北上途中看到百姓疾苦后,决心通过多开铺子来增加就业机会。范思辙表示他的目标是让所有人都能吃上饱饭。

幸运的是,范思辙这份善心让范建稍微放下心来,集中精力准备范闲和林婉儿的婚事。范闲这桩婚事由于庆帝的指婚,吸引了众多官员的关注,但范家无法容纳所有人,筛选宾客成为必然。范闲提出设家宴,仅邀请家人,这个想法也得到了范建的认可,范思辙的发财梦也随之破灭。

即便没有范闲这一应对举措,范建也绝不可能允许如此荒唐的婚宴炒作发生。因为这不仅不符合范建的道德观念,还会给范闲带来政治上的风险。范思辙的发财之梦,注定只是幻想。

相关新闻